設為首頁 登錄 注冊
首頁 中人社區 中人博客
中人網 > 中人社區 > 竹子-廣州的空間 > 博客
上福布斯榜創始人被捕獲釋,看創業和股權設計9個原則
2019-06-05 23:19:06 | 股權設計 , 創業 , 樂行天下

樂行天下創始人和CEO周偉,2015年榮登福布斯中文版封面人物,成為2015年中國3030歲以下創業者之一。

不幸的是,三位創始人和聯合創始人先后被警方帶走,在經歷4-9個月后,2019529日,東莞檢察院作出證據不足、不起訴的決定,三人已獲釋。

 

此事件涉及深圳樂行天下科技有限公司、東莞易步機器人有限公司,源于吳細龍與周偉團隊的糾葛,兩方目前仍有多單官司還沒結束。

 

注:本文章只為從別人的故事學習,避免犯類似的錯誤,不要踩同樣的坑。

“股權道”不參與八卦,不想被公關,我們盡最大努力通過查閱書面文件、法院判決書等了解更多情況,避免被道聽途說的誤導。

我們不知道事實的真相是什么,大家的自行想象我們就管不著哦。

 

一、平衡車行業介紹

滑板車于1993年起源于德國,LimeBird LyftUber 四家公司是共享電動滑板車風潮的引領者,VOI Technology是歐洲最大電動滑板車共享公司。

 

周偉2008年本科畢業于華中科技大學, 2008年與他人成立若比特公司, 2009年研發出平衡車項目,融資時遇到在東莞做模具廠的吳細龍愿意投資,但要求在東莞注冊成立一家新公司運作平衡車項目。

 

東莞易步

20109月,東莞易步機器人有限公司成立,股東包括吳細龍和周偉所在的若比特公司等。

當時周偉研究生還沒畢業,帶領團隊在東莞易步完成平衡車項目的研發。

 

20127月易步接受央視的專訪,第一代平衡車M1亮相。

當時全球平衡車首發者美國Segway(賽格威),產品體型大,售價高達每臺8萬元。而易步的M1體積比賽格威小巧,價格1.68萬元,只有賽格威的21%

易步M1一面世就銷售井噴,不只是在國內旺銷,還打開海外10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市場,并迅速發展壯大,據說當時已是全球最大的平衡車企業。

隨了銷量井噴,公司也受投資人的追捧,后來獲得了粵科金融等的融資。

周偉他們的辭職信說,2012年公司員工約90人,月均銷售額超過400萬元。

 

吳細龍和周偉他們的合作,在產品還沒出來的前兩年平靜度過,產品旺銷后卻不平靜了。

2012年底,周偉帶領技術團隊出走,在深圳成立新公司,新公司于2013年底推出 R1產品售價9980元,約為易步的6折。同時,市場上的其他競爭對手也如雨后春筍般起來,2014年至2015年平衡車領域受資本追捧,短短兩年內涌現出600多家平衡車企業。20153月,小米投資的九號機器人新產品面世,售價不足3000元。東莞易步日漸衰落。

吳細龍說,易步2015年曾籌備登陸新三板,因突然被舉報有偷稅漏稅嫌疑錯過了最佳機會。

 

樂行天下

周偉團隊離開易步后,2012124日成立深圳哈維科技有限公司,20137月改名為深圳樂行天下科技有限公司,從事平衡車業務。

樂行天下在20138月獲得2000萬元天使融資,并發布R1系列平衡車。

20144月獲得3500萬元A輪融資,201410月獲得1億元B輪融資,在201410月發布R2系列平衡車。

 

另一家做平衡車的公司九號機器人,也在201010月獲得小米、紅杉等的融資。

201412月,周偉發一篇《我為什么拒絕了小米投資》的文章,文章提到:樂行完成了1億人民幣的B輪融資,也是行業內第一家,市場占有率達60%

知乎上有關于此事的評論,有興趣的朋友可自己查看哦。

 

2015年行業走勢一路上揚,樂行天下創始人和CEO周偉,也榮登2015年福布斯中文版封面人物,成為2015年中國3030歲以下創業者之一;2015年底,樂行天下也獲得深圳市政府150萬元的資助;行成為深圳市政府扶持企業。不出工資的地步了,犯易步20163月,樂行天下獲得新一輪戰略融資。

 

在與吳細龍發生糾葛后,201811月周偉發文章說:公司曾是行業的Top 1,被凍結資產和賬戶兩年,公司創始人突然被“網上追逃”,從此公司陷入絕境,無法正常經營,200多人面臨失業。

周偉說,創業之初,我們假想模擬了二十八種可能會導致我們失敗的場景,并針對性地制定了應對預案,寫進了我們的《創始人基本法》,但是我們無論如何也沒想到,十年后的今天,我們需要面對**“投資人”的巨額勒索,以及無休無止的污蔑與詆毀。

 

九號機器人

九號機器人于20194月申請科創板上市,現在已中止審核。

九號機器人采用VIE架構,作為實體運營的公司是鼎力聯合(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公司于20122月成立(早于周偉團隊出走前);201410月獲得小米、紅杉等的投資;2015 3 月推出第一款智能電動單輪平衡車產品 Ninebot C;招股書顯示,九號機器人的多數平衡車售價在1千多到2千多之間。

 

2016年,九號機器人來自境外的收入在26%37%之間,來自于小米的收入占比超過50%以上。

其中,2016年來自于平衡車的營業收入為11億元,2017年為10億元,2018年為12億元。

招股書說,公司產品遍布全球100 多個國家和地區,已經發展為全球平衡車行業領軍企業。

 

在智能電動平衡車及電動滑板車領域,我國企業集聚了全球范圍內 80%以上的知識產權和 90%以上的產能,因此,國外市場競爭格局由國內企業主導。

九號機器人的主要競爭對手包括:上海新世紀機器人有限公司(和東莞易步差不多在20108月成立)、樂行天下、浙江艾沃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常州愛爾威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杭州騎客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等。

 

至此,曾先后成為行業第一的東莞易步和樂行天下,在爭斗中遭受重創,小米投資的九號機器人成了最終贏家。

 

二、事情經過和部分參考資料

2008年,周偉本科畢業于華中科技大學。

20086月,周偉與他人共同成立武漢若比特機器人有限公司。20176月,此公司股東已變更為樂行的周偉等5位創始團隊成員。

 

20109月,東莞易步機器人有限公司成立,股東包括吳細龍和若比特公司等。

2011年,周偉碩士畢業于華中科技大學。

20125月,易步推出M1平衡車。

20127月,易步接受央視的專訪,此后銷售井噴。

20121019日,周偉、郭蓋華、閆學凱、陳志發提交辭職信。

20121022日,周偉等從東莞易步離職。

2012124日,周偉等人創立深圳哈維科技有限公司,20137月名稱變更為深圳樂行天下科技有限公司。

2012125日,易步的技術團隊撤走。

 

20138月,樂行天下獲得2000萬天使投資,并推出R1平衡車。

20139月,東莞國稅局通知查易步查20109月至20137月間的賬。

2013年,易步吳細龍向警方報案,舉報周偉人等涉嫌侵犯商業秘密罪。

 

20144月,樂行天下獲得3500萬元A輪融資。

201410月,樂行天下獲得1億元B輪融資。

201412月,周偉給獵云網投稿文章:我為什么拒絕了小米投資。

20153月,福布斯中文版發布2015年中國3030歲以下創業者榜單,周偉成為封面人物。

 

20162月,東莞警方對樂行幾位創始人涉嫌“侵犯商業秘密”進行刑事立案。

201610月,東莞易步起訴樂行天下、周偉等侵害技術秘密,請求賠償6000萬元。

20173月,武漢若比特以股東身份起訴東莞易步,要求提供財務會計報告、原始憑證、合同等資料供其查閱或復制。

2017324日,東莞易步因  不正當競爭行為,被東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處罰。

2017年,樂行天下起訴東莞易步侵害其實用新型專利。

2017814日,周偉當時任董事長和法定代表人的深圳天輪科技有限公司從他人手中購買專利。2017825日國家知識產權局準予專利權人變更為天輪公司。

201794日,天輪公司起訴東莞易步侵害其剛購買來的專利權,后撤訴再另行起訴。

 

201711月,吳細龍微博文章《到底是鳳凰還是烏鴉:揭秘犯罪嫌疑人登上福布斯封面的華科高材生》、《拜金為奴如白丁棄義如屣枉鴻儒》。

201712月,中國經營網文章:《五年攻伐涉刑責,中國最大平衡車公司“兵變”致命》,等深線記者:程維,深圳、東莞報道。

20182月,商界雜志文章:《一家營收數千萬元的公司,到虧損千萬元,需要多長時間?答案:1天!》,記者:梁玉龍。

 

2018529日,樂行公司創始人被列為網上追逃對象。

20186月,周偉微博文章:《被前“投資人”敲詐巨款,為什么我依然堅持1‰的夢想》,并給樂行員工發內部公開信。

20186月,網上有多篇關于被前投資敲詐6000萬巨款等的文章。

201893日,周偉起訴吳細龍犯誹謗罪,已被法院駁回。

20189月,樂行天下兩位聯合創始人(郭蓋華及閆學海)被東莞警方帶走。

201810月,周偉發表文章《我們選擇不再沉默(內含法院判決)》、《吳先生的謊言與偽證》。

2018116日,樂行天下因發布虛假廣告,被深圳市市場和質量監督管理委員會南山局罰款1500元。

201811月,周偉微博文章:《一個創業者的求助:凍結財產、拘留竟成了競爭和敲詐手段》的文章。

201812月,鉛筆道文章《兩敗俱傷:投資人與團隊因股權糾紛,商業互毆6年,拖垮2家頭部平衡車公司》,記者:石榴。

20191月,樂行創始人周偉被東莞警方帶走。

20194月,深圳樂行團隊案微博文章:《樂行事件再升級:公開喊冤的CEO被帶走,百名創業者聯名致信東莞政府》顯示,20191月給東莞市政府發創業者聯名信。

 

201959日,鈦媒體文章《創業“死”于入獄時》,作者:蘆依 蔥蔥。

2019529日,東莞市檢察院出具“不起訴決定書”,樂行天下創始人周偉、郭蓋華和閆學凱已獲釋放。

2019531日,鈦媒體文章《無罪釋放!“創業死于入獄時”主角創始人周偉回家》,作者:蘆依。

 

三、相關協議

吳細龍與周偉團隊間的合作,相關方先后簽了備忘錄和發起人協議。

 

3.1 合作備忘錄

2010211日,周偉他們成立的武漢若比特機器人有限公司(以下簡稱A方)和吳細龍自己成立的東莞市長安一中精密模具廠(以下簡稱B方),簽署合作備忘錄,約定雙方成立合作公司運作兩輪自平衡車項目:

1A方投入500萬元,控股,占股權比例為60%

2B方以技術和前期投入入股,占股權比例為40%

3)產品技術在生產前由B方負責,經檢測認定后向合作公司轉移,后期產品研發由合作公司負責。

4)生產組織管理由A方負責。

5)雙方共同負責和監控財務管理,由A方委任總經理。

6)如公司未盈利前解散或破產,固定資產歸A方所有,技術、知識產權歸B方所有。

 

3.2 發起人協議

為成立東莞易步機器人有限公司,四方股東另行簽署發起人協議,簽約方包括吳細龍(甲方)、吳東華(乙方)、武漢若比特機器人有限公司(丙方)、東莞市華科制造工程研究院有限公司(丁方)共四方,協議沒有寫簽署日期。新公司注冊資本500萬元,并規定:

 

1)甲方出資145萬元,占29%;乙方出資125萬元,占25%;丙方出資180萬元,占36%;丁方出資50萬元,占10%

2)在公司注冊前研發投入為430萬元,加上500萬元注冊資本,共投入930萬元。

3)丙方以技術入股,各方同意不對技術進行評估,丙方的180萬元現金出資由甲方支付。

丙方在一年內將相關知識產權轉移到新公司,歸新公司所有,各股東不得泄露任何技術資料。

4)股東退股、易步高管離職后5年內不得從事與本公司業務相關的工作。

5)協議有效期為10年,未經同意股東不得退股或轉讓。

6)董事會7人,甲方推薦3人,丙方推薦3人,丁方推薦1人,董事長和法定代表人由甲方推薦。

 

四、侵犯商業秘密罪

東莞易步方說,周偉團隊從易步離職后,將易步的服務器硬盤(存儲第一代M1、第二代M2產品源文件與文檔等技術資料)拆卸更換為不相干硬盤,將易步研發部的電腦資料全部格式化等。后來周偉曾答應交還,但卻做了手腳,之后不久,易步被舉報偷稅漏稅。

 

這就是文章開頭說的,東莞易步向警方報案周偉等人涉嫌侵犯商業秘密罪,但3年過去警方并沒立案。

界面雜志的文章說,易步公司被侵犯商業秘密一案缺乏核心證據,警方遲遲沒有正式立案。直到一份出走“任務清單”浮出水面。

清單指向2012114日前后幾天,周偉等人在離開易步之前向相關員工下達了16項任務,分為防守和進攻兩類。

中國經營報的文章也提到任務清單的事,想了解的朋友可以自己查看哦。

 

刑法第219條,【侵犯商業秘密罪】有下列侵犯商業秘密行為之一,給商業秘密的權利人造成重大損失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造成特別嚴重后果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一)以盜竊、利誘、脅迫或者其他不正當手段獲取權利人的商業秘密的;

(二)披露、使用或者允許他人使用以前項手段獲取的權利人的商業秘密的;

(三)違反約定或者違反權利人有關保守商業秘密的要求,披露、使用或者允許他人使用其所掌握的商業秘密的。

明知或者應知前款所列行為,獲取、使用或者披露他人的商業秘密的,以侵犯商業秘密論。

本條所稱商業秘密,是指不為公眾所知悉,能為權利人帶來經濟利益,具有實用性并經權利人采取保密措施的技術信息和經營信息。

 

1)是否拆了硬盤?

在東莞易步訴樂行天下和周偉等人的侵害技術秘密民事案例中,周偉方的律師說,如果周偉他們真的這么做,易步必會馬上發現并應立即報警,且迅速將硬盤交鑒定機構恢復數據,但易步公司在201312月才通過鑒定機構將資料恢復。

商界雜志的文章顯示:在警方調查時,周偉否認了所有指控。有關清空服務器的事,周偉認為,這可能是吳細龍自己刪的,然后栽到他頭上的,這個“鍋”自己不能背。

周偉團隊的陳志發對鈦媒體指出:易步并無證據證明,自201210月至20131122日的一年多內,對證據涉及的硬盤進行保全。不能排除易步惡意更換或刪除硬盤內容后,陷害被控告人的可能性。

 

吳細龍對鈦媒體回應稱,之所以未在201311月前做鑒定,是因為當時從未想到“起訴周偉”;但直到20138月,“周偉方面向東莞稅務局舉報我們逃稅問題,我在憤怒之下才想去報案。當時,才拿這個硬盤去做技術鑒定,才發現,硬盤中的資料根本不是當時(含有技術代碼)的硬盤。”

他同時也指出,易步在此期間用于生產的技術代碼,是從“其他離職人員的電腦中恢復出來的”。

 

“股權道”竹子私語:

我們無法知道誰拆了硬盤或刪了資料,而且過一段時間后就算神仙也很難判斷出來吧?

所以做好離職交接還是挺重要的哦,國企對重要崗位人員要做離任審計是值得學習的呢。

 

 

2)是否用了易步的技術?

按刑法219條規定,就算不能證明誰拆了硬盤,但能證明使用了該等商業秘密,給權利人造成重大損失,也是有可能構成侵犯商業秘密罪的。

所以,是否使用了該等商業秘密成為關鍵之一,這就是為什么要鑒定樂行和易步兩家公司的產品是否使用相同代碼的原因,這個我們就不懂了,技術人員更了解吧?

 

周偉說:我們自己的發明成果,竟然成了他人謀財、報復的“專利”?

知識產權屬于若比特,吳細龍沒按協議完成出資前,東莞易步不享有該技術所有權。

 

我們查看協議的約定為:在公司正式設立后,若比特就合作項目相關的知識產權開始向易步公司進行轉移,在一年內完成。完成后相關知識產權歸易步所有。

就是協議約定在2011920日前完成知識產權的轉移,并不以完成出資為條件。

 

3)另一個關鍵因素是造成重大損失

201610月,東莞易步在民事訴訟中提出,截至2016630日止,樂行天下、周偉等的侵權行為給易步公司造成的直接經濟損失至少在6000萬元以上。

目前該民事案件未判決,不清楚是否能證明或是否得到法院的支持。

 

雙方就金額進行過多輪談判,相關內容大家可查看其他文章,由于有些用詞過于嚴重,我們就不轉述了。一些嚴重用詞涉及罪名的法律規定如下:

 

刑法第274條,【敲詐勒索罪】敲詐勒索公私財物,數額較大或者多次敲詐勒索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處或者單處罰金;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數額特別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4)民事與刑事

有媒體的文章說,樂行天下與東莞易步兩家公司的“商業秘密”糾紛案,讓明明兩家創業公司之間的民事糾紛,極為罕見地上升為了刑事重案。

 

“股權道”分享一點法律知識:

民事、刑事是兩種獨立的責任,刑事犯罪是罪刑法定,非常嚴格,每一種犯罪都是刑法明確規定的,不可以用類推、推理等方法,也不可以創造罪名。

比如“侵犯商業秘密罪”就是刑法明確規定的一種犯罪,不是由民事升級而來,并不存在從民事升級到刑事的問題。

最近最高法院院長周強與民營企業家座談表示,堅持平等全面依法保護為民營企業發展營造良好法治環境,強調嚴格落實罪刑法定。

罪刑法定,不是有罪不處罰,而是嚴格按法律規定處罰,不可以創造罪名。

 

刑事訴訟法第110條,任何單位和個人發現有犯罪事實或者犯罪嫌疑人,有權利也有義務向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或者人民法院報案或者舉報

 

5)公安為何會介入?

周偉的文章說:為何部分公安人員怎么能夠如此輕易介入這起糾紛,并采取強制措施,拘留公司合伙人?

前中央常委李長春,前國家副總理劉延東,廣東省省長馬興瑞,湖南省省委書記杜家毫,云南省省委書記阮成發,國家知識產權局副局長張茂于,及各地政府領導先后到我公司參觀調研給予支持鼓勵。

 

分享一點法律知識:

除了少數自訴案件以外,刑事案件是由公安機構偵查、收集證據,再移交檢察院審查決定是否起訴,檢察院決定起訴后,由法院判決是否有罪和受何種處罰。

 

刑事訴訟法第81條,對有證據證明有犯罪事實,可能判處徒刑以上刑罰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采取取保候審尚不足以防止發生下列社會危險性的,應當予以逮捕

(三)可能毀滅、偽造證據,干擾證人作證或者串供的;

(五)企圖自殺或者逃跑的。

 

155條,應當逮捕的犯罪嫌疑人如果在逃,公安機關可以發布通緝令,采取有效措施,追捕歸案。

80條,逮捕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必須經過人民檢察院批準或者人民法院決定,由公安機關執行。

注:雖然由公安執行逮捕,但由法院或檢察院做決定,不是公安自己可以決定的。

 

6)請政府關注

樂行方支持者們給東莞市政府的聯名信中,呼吁相關領導關注此事。

 

再分享一點法律知識:

前面說過,刑事犯罪是由公安機關偵查取證,交檢察院審查起訴,再由法院判決。

公安歸政府管,政府、法院、檢察院是完全獨立的三條線,中國法治非常重要的原則是:政府、檢察院、法院獨立,政府不可以干涉司法,政府干涉司法將犯非常嚴重的錯誤,聯名信是讓政府違法干預么?

 

7)疑罪從無

疑罪從無也是刑法非常重要的原則,就是需要證據確鑿才可以定罪,有懷疑則不可以定罪,不可以象民事那樣采用推理等方法。

所以,從公安到檢察院再到法院每一步都可能會刷掉一些存疑的案件,從公安到檢察院到法院到監獄每步數量應該是減少的,公安只負責查找證據,不可能要求公安抓的每個人最后都是被定罪的。

 

對于周偉他們涉嫌侵犯商業秘密罪一案,檢察院已作出證據不足,不起訴的決定,其中的一段是這么寫的:

經查,201210月,周偉、郭蓋華和閆學凱擅自從易步離職,未經許可將易步公司二輪平衡車源程序帶走并使用于其三人及其他股東成立的深圳哈維科技有限公司(后變更名稱為深圳樂行天下科技有限公司),造成東莞易步機器人有限公司重大損失。

本院經審查并退回補充偵查,仍然認為東莞市公安局認定周偉構成侵犯商業秘密罪的證據不足,不符合起訴條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五條第四款的規定,決定對周偉不起訴。

 

檢察院的結論是證據不足,不起訴。不是媒體說的無罪釋放,是否有罪是由法院判的,公安或檢察院都不能決定。

刑事訴訟法第12條,未經人民法院依法判決,對任何人都不得確定有罪。

 

8)誹謗罪

樂行天下的公司聲明說,吳某使用“在逃通緝犯”等侮辱其人格和名譽的字眼,已提起訴訟。

201893日,周偉向法院起訴吳細龍,要求追究吳細龍誹謗罪的刑事責任。

周偉指控吳細龍于20171119日在新浪微博發表《到底是鳳凰還是烏鴉:揭秘犯罪嫌疑人登上福布斯封面的華科高材生》一文,20171125日又發表《拜金為奴如白丁棄義如屣枉鴻儒》一文,捏造大量損害周偉名譽的事實,并經公證處于201812日作出公證。

吳細龍認為文章所述真實。

 

法院審理認為:誹謗罪要求有實施捏造并散布某種虛構事實的行為,即誹謗他人的內容完全是虛構的,所以于2019116日裁定駁回周偉對吳細龍的起訴。

 

雖然不構成刑事犯罪,但如果真的存在侵害名譽權等情況,是可以要求承擔民事責任的。

我們只看到吳細龍的其中一篇文章,另一篇文章已經看不到,不清楚他用了什么字眼。

倒是在周偉的文章中看到較多可能涉嫌多項犯罪的表述,如果他寫的是真的,可以向公安機關報案哦。

 

五、股權道點滴思考

曾先后成為行業第一的兩家公司走到今天這步,希望看過我們“股權道”文章的朋友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吧,這才是我們寫本文章的目的。

 

5.1 關于協議約定

各方先后簽署了合作備忘錄和發起人協議:

 

1)兩協議簽約主體不同

備忘錄和發起人協議的簽約方不同,備忘錄為兩方,發起人協議為四方,從法律上不可以當成發起人協議是對備忘錄的變更,這是兩份完全獨立的協議。

但是,在簽署發起人協議后已成立了東莞易步公司,可理解為雙方已用行動表示不再履行備忘錄的約定,所以我們后面的分析將會忽略備忘錄的存在。

 

2)發起人協議沒有簽名和日期

鈦媒體的文章說,樂行天下聯合創始人陳志否認協議的真實性,他指出其股東簽字頁(“武漢若比特”及“工研院”)均無法人簽字,并有日期缺失。

 

“股權道”竹子再認真看看:

協議是沒有寫簽署日期,但是,簽協議時已明確新成立的公司是“東莞易步機器人有限公司”,且繳付出資、轉移知識產權等關鍵履約要求并不與簽約時間關聯,而后期簽約各方已用實際行動履行協議。所以,在此協議中沒寫簽署日期不影響合同的效力。

 

武漢若比特、工研院兩家公司在協議中只蓋章、沒有簽字,協議寫的是“本協議自股東各方簽字蓋章之日起生效”,“簽字蓋章”四個字連在一起寫的,中間沒有標點符號,是理解為:必須簽字+蓋章?,還是理解為:自然人股東簽字、公司股東蓋章?

在本協議中,由于簽約后各方股東已用實際行動履行協議,且后期又簽了公司章程,遵循合同法“誠實信用”的原則,竹子認為兩家公司只蓋章不簽字不影響合同的效力。

 

“股權道”竹子溫馨提示:

對于公司而已,如果協議沒有專門特別的約定,蓋章或法定代表人簽字都可代表公司,都會發生由公司承擔責任的后果,所以建議各公司管好印章、選好法定代表人哦。

怎么保住如此重要的法定代表人之位?可以看這里:

 

從前面可看到,各方發生爭議后可能會扣合同,合同成為爭取權益最重要的證據。

所以建議大家足夠重視合同的簽署,特別是股權合同會伴隨企業終身,今天簽合同時公司可能一分錢不值,但未來可能值10億、100億,這100億怎么分與你今天簽的股權合同有非常大的關系,所以我們對股權合同是收費比較貴的,網上也有很多免費版本,大家可自行選擇哦。

 

5.2 關于繳付出資

周偉的文章說,按公司章程和發起人協議,吳細龍應在2010920日公司成立后三個月內出資完成第一期145萬元出資(即20101210日完成),但吳細龍到2012518日才完成。

 

吳細龍則表示:協議本來就是認繳,無需一次到賬。公司在某個階段需要用多少,我就給多少,從來沒有拖欠。并且我還以私人財產和私人公司做擔保在外借了1000萬元給公司。

 

我們在201077日簽署的第一版公司章程看到:

吳東華的125萬元出資在公司成立前繳納,吳細龍的145萬元出資、若比特公司的180萬元出資、丁方的50萬元出資在公司成立3個月內繳足。

 

2011110日的公司章程修改案對出資期限作了修改:

吳細龍的145萬元出資、若比特公司的180萬元出資、丁方的50萬元出資,在公司成立3個月內繳足改為公司成立24個月內繳足。

按修改后的公司章程規定,吳細龍應該在2012920日前完成出資,實際在2012518日完成,不違反約定哦。

 

實際中發生什么事我們無法知道了,但用法律維權是需要證據的,而文字是最有效的證據,所以簽約非常重要,簽字還請謹慎哦。

 

周偉方說的:吳細龍挪用公司資金,將公司資金轉移至個人名下、牽涉職務侵占等。如他說的屬實,也是可以用法律手段、甚至追究刑事責任的。

 

刑法第271條,【職務侵占罪;貪污罪】公司、企業或者其他單位的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將本單位財物非法占為己有,數額較大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數額巨大的,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可以并處沒收財產。

 

272條,【挪用資金罪;挪用公款罪】公司、企業或者其他單位的工作人員,利用職務上的便利,挪用本單位資金歸個人使用或者借貸給他人,數額較大、超過三個月未還的,或者雖未超過三個月,但數額較大、進行營利活動的,或者進行非法活動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挪用本單位資金數額巨大的,或者數額較大不退還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股權道”竹子也建議各位創始人:

不要將公司資金與個人賬號混淆,需要公司付款時可直接通過公司賬戶支付,或者個人墊付后回公司報銷,不要將公司的錢轉入個人賬戶再付出去。

 

5.3 關于股權分配

有文章說:東莞易步M1平衡車的暢銷,引來一批風險投資頻繁與易步商談投資或入股等事宜,易步的技術團隊與投資人吳細龍的沖突就此引爆:

吳細龍及其企業只能生產精密器件,卻靠前期投資持有易步的最大股權;周偉等人負責平衡車控制研發及技術,在看到巨大市場前景時卻未能直接在易步持股,間接持股比例也很低。

周偉曾經多次表示不滿,自己領導的研發、技術及營銷團隊,是公司的核心競爭力,卻未能直接在易步持股,間接持股比例也不高。

 

周偉他們的辭職信說:公司的長遠發展離不開合理的股權結構,創始團隊是公司的靈魂,決定公司未來發展的方向和潛力,應該得到足夠的尊重。

首先,股權結構不合理一定會導致內部應力的產生,應力過大,決裂是必然的。

其次,運營團隊不具有運營的控制權也會導致公司在將來的運營方向無法得到有效控制。

 

而吳細龍覺得,周偉團隊不過是一群初出茅廬的學生黨。既沒有運營公司的經驗,也沒有生產、銷售渠道,是他這位“老大哥”提供了工廠,搭建了銷售團隊,引薦了各方面人脈。連平衡車也是他基于敏銳的市場嗅覺,從若比特眾多項目中挑出來的。當時它只是一個雛形,離市場化還很遠。

 

(1) 從法律上

合同簽了就是有效的,各方都應按合同履行,不履行合同就是違約,違約是要承擔法律責任的。

所以,我們一直強調要足夠重視合同的簽署,今天簽名也許只需要毫不費力的1秒,但未來可能是幾千萬、N億元的代價。

以后打官司再請高水平的律師?可律師水平再高能改變你以前簽過的合同么? 如果律師能改合同就可能涉嫌違法犯罪哦。

自己不懂怎么辦?請足夠專業的人咯。

 

(2) 從情理上

雙方各有各的說法,誰的說法更合理并無標準,喜歡誰就覺得誰合理咯。

但當時同意簽約,說明在簽約當時各方都認為協議的方案是合理的吧?后來出現之前沒預想到的情況,又有人覺得之前的方案不合理了吧?

后悔了,覺得不合理還能改嗎?如果其他方也同意就能改,如果任何一方不同意是不可以改的,這就是合同的重要意義。

 

3)技術入股的處理

雖然周偉說自己剛走出校門,沒有經驗,但他們對技術入股的處理比很多有經驗的公司要好很多。

在發起人協議和公司章程都約定了周偉方的若比特公司出資180萬元,占36%

另外約定了若比特公司以技術入股,各方同意不對技術進行評估,若比特的180萬元現金出資由吳細龍支付,與公司章程不一致的以此約定為準。

各位以技術入股的朋友,你們之前知道可以這么處理?會比周偉他們做得更好么?還是不如他們?

 

5.4 關于調整股權

周偉的文章說:2012年,我們要求吳某必須完成出資,否則退出股份。吳某卻要求去找外部投資人,但投資人均以公司管理混亂和治理結構不合理為由拒絕投資,后來一個投資人建議由他們回購一部分股權,讓吳某不要再控股,吳某同意了。彼時,我們心中卻是憤憤不平,一分錢未出拿走1500萬,而且還保留30%的股份。可萬萬不曾想,數天后,吳某竟然反悔了。

我們無數次想,吳某為什么出而反爾,唯一的理由就是,投資人給出的估值讓吳某覺得公司值錢了,想控制整個公司。

 

整理一下前面提到的資料:

吳細龍出的錢包括他自己的出資145+若比特的180=325萬元,周偉自己的文章說吳細龍直到2012518日才完成出資,所以表面資料是吳細龍共投資了325萬元?不知道為什么周偉說一分錢未出呢?

周偉的文章說:從項目伊始我就幾乎全職擔任公司CEO一職,但吳某告訴我公司剛起步,我還沒有畢業(當時我還是研究生在讀的學生),不應該發工資,所以在開始的的一年多的時間里,我沒有任何報酬,全靠我們其他幾個已經拿到畢業證的小伙伴們發放工資后均攤給我一部分作為補助,我們內部叫“扶貧計劃”。后來等我拿到畢業證了,吳某又以“你是股東,應當看長遠”為由,給我開出了每月6000人民幣的待遇,不交社保,直到2012年才略有上漲。

按協議約定,若比特以技術入股,另一個小股東負責辦理手續和爭取政府資助等,東莞易步從2010年成立到周偉他們離職約2年時間,這期間公司運營的錢是誰出的?是吳東華的125萬出資花了2年么?

 

 

易步的M120127月上央視,投資人收購股權應該是在央視之后?

公司成立時吳細龍持股是29%,若比特36%,不知道周偉說保留30%是指何意思?

是指周偉團隊和新投資人持股70%,吳細龍和原其他股東共30%么?如果是這樣,就是(100%-36% =64%-30%=34%=1500萬,就是公司估值4400萬元?

吳細龍的文章說,有投資機構給出1.5億元的估值。

周偉他們的辭職信說,當時月均銷售額超過400萬元。

什么樣的估值合適?這個我們不懂,大家自己判斷吧。

 

吳細龍的文章說,周偉在20129月提出必須收購公司100%股份,我和其他投資人都同意了,周偉提出等他以后有資金再付款,幾個投資人讓他給個期限,他沒同意。此后,周偉以總經理的身份借走了公司骨干簽訂的勞務合同(應該是勞動合同?)和保密協議原件。后周偉于20121019日周五臨下班時提出辭職。

 

所以,如果覺得前期的股權結構不合理后期想調整,不只是需要得到其他股東的同意,還需要在錢方面讓他們滿意,否則任何一方不同意都可能導致無法調整。

能看長遠、不在乎眼前利益的是極少數人,絕大部分人都會在乎眼前利益,所以最好還是在公司不值錢時談好怎么分配,等公司值得后就很難談了。

 

 

5.5 關于投資人的選擇

周偉的文章說:2009年準備融資時遇到吳某,當時我們尚未走出校門,沒有見過什么世面,一致認為他就是我們要找的“對的人”。

我們花了十年才明白,創業之初選擇投資人伙伴是多么重要的事情。

2012年到深圳之后,我們給創始人基本法增加了兩條原則:

一是融資找正規投資機構,二是不允許股東親友在公司任職。

 

竹子以為,創始人選擇投資人或投資人選擇創始人,都是選擇股東,股東意味著長期合作。

雖然我們一直強調簽好合同,但人品和理念吻合也很重要,因為簽訂合同時不可能預想到未來可能發生的所有情況,也就無法在合同預留所有有效的處理規則,當合同無法處理時,就需要人品、理念來解決。

比如也是華中科技大學畢業的龔虹嘉投資海康威視,個人給1億元做團隊的股權激勵,這樣的天使投資人很稀缺吧,但也要創始人的人品和能力足夠好才能配得上哦。

 

5.6 關于財務管理

周偉說,吳某讓其夫人掌管財務,其侄兒、侄女、外甥等擔任其他關鍵崗位,令公司辦公氛圍烏煙瘴氣。

吳某還要求公司從其個人名下的工廠采購物料,而價格也高于市場價格。

吳某經常將公司售價一萬多元的產品,贈送給其親朋好友,被我們多次勸阻后很不高興。

 

吳細龍說,人事、財務、業務由周偉負責,自己負責生產。

 

實際情況如何我們不知道,協議約定,董事會7人,吳細龍方推薦3人,周偉方推薦3人。

兩方在董事會席位都是一樣的,吳細龍任董事長,周偉任CEO,研發制度、微博管理制度等由周偉他們制訂,如果覺得設置不合理也是有機會改變的?

 

如果初始合作時很難判斷合作方的人品,建議盡可能在合作初期制定相關的規則。

 

5.7 關于技術管理

周偉的文章說,到深圳就聘請了一位權威知識產權律師,要求每位員工簽署關于“嚴禁使用第三方知識產權”條款的協議文件,并多次組織大家自查電腦文件,嚴防不正當文件的出現和使用。

陳志發向鈦媒體表示,團隊在深圳二次創業時,周偉曾在研發團隊進行內部自查,要求每個人的電腦上都不要出現競爭對手的代碼,以防風險。

竹子想,技術型公司可以向他們學習哦。

 

與技術有關的犯罪,除了前面說的侵犯商業秘密罪以外,還有以下兩種:

216條,【假冒專利罪】假冒他人專利,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

220條,【單位犯侵犯知識產權罪的處罰規定】單位犯本節第二百一十三條至第二百一十九條規定之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照本節各該條的規定處罰。

注:第213218條包括商標、著作權方面的犯罪。

 

從保護技術的角度,可分為兩種:

一種是專利,通過向有關部門申請獲授予后,受保護。

專利是公開的,侵害專利權等可要求賠償損失,但不存在侵犯專利的犯罪,假冒專利則可能構成犯罪。

 

二種是技術秘密,不申請專利,不公開,侵犯技術秘密可能構成前面說的“侵犯商業秘密罪”。

能構成本項犯罪的商業秘密需要滿足4個條件:秘密(別人不知道的)、有價值(就是能換錢)、實用、采取了保密措施。

設密碼也是采取保密措施,但可能發生問題后很難證明,如果有保密制度等則更容易證明采取了保密措施。

 

不清楚東莞易步為什么沒有對技術申請專利?

后來成立的樂行天下申請了專利, 2017年樂行天下起訴東莞易步侵害其實用新型專利權,目前還沒判決。

2017814日,當時由周偉擔任董事長和法定代表人的深圳天輪科技有限公司,從陳某手中購買一項專利。

201794日,深圳天輪起訴東莞易步侵害其剛買過來的專利權,廣東省高院在20181224日已判決深圳天輪勝訴。

 

哪些技術該及時申請專利,哪些不申請專利,也是技術型公司需要好好考慮的哦。

 

5.8 關于競業限制

東莞易步的技術團隊出走后,另成立新公司從事同類業務,變成競爭對手。

周偉團隊的陳志發認為,周偉團隊在離開原公司東莞易步時并未簽署《競業禁止協議》等相關協議。

 

雖然沒單獨簽競業禁止協議,但幾方股東簽署的發起人協議約定:股東退股、易步高管離職后5年內不得從事與本公司業務相關的工作。

這樣的約定雖然有約束力,但由于協議沒有約定更明確的違約責任,所以就算違反了要追究責任也會比較麻煩。

所以建議,在做如此規定的同時加上違約責任,萬一有需要也更容易執行。

 

5.9 關于股東的權利

2017315日,若比特以股東身份向法院起訴,要求東莞易步提供自成立以來的財務會計報告、會計賬簿、原始憑證、合同、協議、通信、傳票、通知等資料供其查閱或復制。

法院審理時,若比特公司的股東已變更為周偉、郭蓋華、陳志發、閆學凱、李一鵬五人,都是樂行天下創始團隊成員。

 

東莞易步提出,由于若比特的股東周偉等四人涉嫌侵犯東莞易步的商業秘密,若比特的5名股東也是樂行天下的股東,而樂行天下與東莞易步存在競爭關系,若比特公司要求查閱會計賬簿等是出于不正當目的,同時會侵犯商業秘密,所以不同意提供。

 

但法院認為,雖然樂行天下的經營范圍與東莞易步有部分重合,但樂行天下和若比特公司是兩個不同的公司,不能認定若比特要查閱這些資料有不正當目的,所以法院于20184月判決支持若比特公司查賬的請求。

 

“股權道”竹子私語:

如果自己的競爭對手也是公司的股東,一方面對之前的技術完全知情,另一方面還有權查閱公司財務、原始憑證、合同等,這樣的事情該如何應對?關注微信公眾號可查看。

股權道所有文章都原創,轉載請注明來源于:“股權道”微信公眾號,作者竹子。